[生活没有白走的路] 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感悟

摘要:你如今所流的泪,在往后的生活里都会慢慢滋养成一朵朵鲜艳的花,成为装点你人生浓墨重彩的一幅画。

01

二十岁以前,我从来不知道彻夜不眠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,二十岁以后,我深刻地感受了这一切。

第一次独自一个人值夜班的那天,我走在马路上,明晃晃的路灯和深夜的月光交相辉映,照的这个世界除了黑色的天空外,都在发着刺眼的光,很刺眼。

最后一场电影刚刚散场,从影院走出来的人们熙熙攘攘,三三两两的并肩而行,有说有笑。

我逆着人群行走,好像是人群走过,带来的一阵凉风,我不禁打了个寒战。

突然看到一个身着一身病号服的中年阿姨,脚踩着一双黑色皮鞋,挎着一个酒红色漆皮大包,走到电影院门口的时候,望着里面停顿了几秒,又孤单的往前走。

我不知道深夜的她现在想去哪,此刻的她在想什么,她的鞋包和身上的病号服显得格格不入,但越是这样,就越让我想起大话西游里的那句台词,那个人看起来,孤独得好像一条狗。

她的丈夫呢?她的孩子呢?她的父母呢?

中年的她,丈夫或许正外忙着挣钱,孩子可能正忙着学业,父母已年迈,生病了就自己来,也许这样独当一面的日子在很早之前,她就已经习惯了。

女子本弱,为母则强。这些年,风霜已经开始爬上她的鬓角,她早已不是那个矫情柔弱的小姑娘了。

她那个年纪,旁人看起来的孤独,其实是她耗费了一整个青春年华练就的坚强。

02

深夜里的医院仍然人来人往,在里面呆久了的人分不清白天黑夜,因为里面灯火昼夜通明,也分不清冬暖夏凉,因为里面四季如春。

我的工作,就是夜以继日的守护人们的健康。在这样的深夜里,我听过各式各样的鼾声,老的少的男的女的发出来的,有的像号角,有的很轻但很沉,有的像在吹哨,有的像是鸣笛,我就在这种此起彼伏的呼噜声中穿梭于每一张病床之间,认真仔细的听着这些除了鼾声之外的呼吸和脉搏。

凌晨三四点,一个20出头的女孩高烧到39度独自一个人来输液,因为血管实在太难找,扎到第三针的时候,我抬头看见她的眼泪死死地被她包着眼眶里,死死地咬住嘴唇。

看到她,想起了刚来这座城市时候的自己,举目无亲。三年没回家的一个春节,费劲波折才请到三天假想回家,但是在跑了所有的车站都买不到票,在汽车站的广场上,哭成狗的样子。

我给她倒了一杯水,扶她到病床上躺下,她因为强忍泪水说话有些哽咽地跟我说谢谢。眼睛里泛起的泪光,应该就像几年前,那个回不了家的广场上,哭成泪人的我接到陌生人向我递过来的一包纸时的暖意吧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她到医院办事顺道专门来看看我,那时候的她,神采奕奕的站在门口跟我说笑,身边的男子高高大大的,看到她笑的这么好,就知道,艰难的日子过去了,以后的生活有人陪着,即使会苦也能容易很多。

其实我们都曾是这座城市里的孤独患者,当我们怀揣着梦想而来的时候,就注定要孤独的剑闯天涯。即使明白这条路并不会好走,但是我们还是选择独闯异乡,追求梦想里的诗和远方。

曾经有我,现在有着深夜独自来输液的小姑娘,而后还会有很多很多年轻人,而我们终有一天,也会像那个孤单的阿姨一样,慢慢变老,嫁作人妇,作为人母,但无论任何时候,这一路来的旅程,可以哭但都不会退。

在明白自己其实可能永远无法拥有想象中诗意般的生活,并且还可能要永远沉沦在家长里短里,柴米油盐中不能自拔以后,也依然可以从世俗里看到善意和笑脸,从烟火气里辨出诗情和画意。

无论岁月如何刁难,我们都选择坚定的做着自己的英雄,等待着与城市里的另外一个英雄,狭路相逢。

如果您喜欢《生活没有白走的路》记得点击分享给更多好友噢!